Undermountain

总而言之是个贫乏无趣的网瘾少女

All Hail Decepticons

还记得TFP里被买总踢下报应号的那个汽车形态的杂兵伐?

#脑洞略大#
#霸天虎杂兵视角#
#此文甚雷,请谨慎食用#


真搞不明白为什么几乎所有TF都觉得霸天虎是个福利高待遇好的地方。

好吧,其实很久以前我也这么认为。

那时内战刚刚爆发,作为一个学啥啥不会,要啥啥没有的塞伯坦底层阶级人民,我并没有像许多胸怀大志、热血沸腾的同胞一般踊跃的加入一方阵营,高呼着拯救塞伯坦的口号。哼,我可是一个高尚的TF,一个纯粹的TF,一个脱离了低俗趣味的TF!谈什么拯救塞伯坦!怎么能脱离现实去谈理想!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改变世界啊愚蠢的炉渣们!

可是后来我遇到了他。

我仍深深的记得与他相遇对我场景。啊,普神在上!那可真是一个美丽的邂逅。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轻轻的,我溜出一处能量储备仓库,正如我轻轻地溜进去,我邪魅的笑了笑,带走了许多能量块。正当我一脸慈爱的抚摸着怀中的能量块,感叹着又有好几个循环不用挨饿的时候,他出现了。

他就那样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毫无征兆。它从远处疾速飞来,变成人形,优雅的落在地面上,迈着修长的双腿朝我款款走来。我一时竟忘记了逃跑,只是愣在原地,痴痴的望着他,望着他走进我的生命。

他在我面前停下,伸出手,用指尖挑起我的下巴,脸缓缓向我靠近。我的火种剧烈的跳动着,面部装甲的温度也不自然的升高,我关闭光学镜,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谁知他并没有落下一个霸道的吻,他只是用他低沉的嗓音在我音频接收器旁说道:“朋友,听说过霸天虎伐?”

我开启光学镜,用一副[你是SB吗!这是个TF都知道吧]的表情看着他,但他似乎并不在乎我鄙视的表情。接着说道:“想加入我们吗?”

“有什么好处吗?”我在CPU内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次换成他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这么有名的江湖传说都不知道?!怎么混的?狂派阵营福利好,包吃!包住!包结婚!”

那晚夜色很浓,浓的像声波的丁字裤。但我无比确信,在听到他的回答后,十个恒星发出的光芒也比不上我光学镜千分之一的明亮。

包吃!包住!!还包结婚!!!对面单身的朋友们!你们听到了吗!让我看到你们挥起的双手好吗!作为一个单身了几百万年的穷屌丝,我他流水线的也想来一场轰轰烈烈你侬我侬尔康放开我紫薇你别走的爱情啊!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从许久未使用的表情包中摸出一个真诚的小表情还在面部装甲上。我轻轻拉起他的手,深吸一口气。

“朋友,你这副安利,我吃了。”

于是我就这样加入了霸天虎。

哦,对了,忘记说我的名字了,我叫涡轮[1]。什么!你记不住我的名字?!好吧没关系,大概除了我自己没人记得住我的名字。和我千千万万的难兄难弟们一样,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霸天虎杂兵。简称战五渣。

TBC
也许会继续


[1]我随便驴的一个名儿,不知道有没有和漫画里的谁重复= =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