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mountain

总而言之是个贫乏无趣的网瘾少女

再见


° 一个熊猫人茶农和一个神经大条暗夜精灵德鲁伊的无聊小故事。
°友情向。

°祝食用愉快





希尔洛恩用右手撑起下巴,盯着眼前忙碌的友人。

黑白皮毛的熊猫人用红木制成的木勺舀上些许茶叶放进青瓷盖碗,淋上刚刚烧开的泉水,蒸汽携带着茶香袅袅上升,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心在茶烟中逐渐沉淀下来,希尔洛恩原本的烦躁似乎也被涤静不少。她轻轻吹出一口气,吹散眼前的烟雾,好让自己更加清晰的观察友人的动作。

熊猫人宽大的手掌力道轻缓柔和的端起青瓷,将其置于掌心。几片茶叶在清澈碧绿的液体中舒展,旋转,徐徐下沉,再渐渐浮出,顺着水流的方向摇曳飘送,三起三落,芽影水光,交相辉映。

“所以说,老雷… 你真的有认真听我刚才说的话吗?”年轻的暗夜精灵终于还是忍不住打破沉默。

“我一直在认真听啊。”被点名的熊猫人将泡好的茶叶倒入白瓷茶杯中,递给希尔洛恩。“你说青铜龙凯诺兹开启了一条平行世界时间线,三十五年前的… 额,德拉诺?我发音没错吧?加尔鲁什逃去了那个时间线,所以联盟部落都已经准备进入那条时间线去阻止那个小棕皮。你还说你和你的同伴也准备去德拉诺碰碰运气。”

老雷朝茶杯吹了吹气,慢慢饮下一口,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我是说最近怎么都没有听到那些阿婆们谈论你们联盟的小王子和那个黑皮奸商的事儿了。原来都去德拉诺了。”

“你关注的重点是不是有些不对啊… ”暗夜精灵耷拉下耳朵,无奈的扶额。“我要去德拉诺了… 这才是重点啊!”

“开始一段新的冒险,这不好吗?”老雷将杯中已快冷却的茶水一口饮尽,擦擦嘴,笑呵呵地望向一脸黑线的暗夜精灵。“年轻人要趁着年轻多去外面历练历练,体验这个世界。要不等到像我一样老了,可就没机会了。”

“别说的好像你年纪比我大似的。”希尔洛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熊猫人肩膀微微颤动,接着便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在我眼里你可一直是个冒失的小鬼。”他用茶夹把茶叶的残渣从茶壶中夹出,用温热的清水细细洗净。“我这种老年人可不会以那种奇怪的方式倒在别人家门前。”

老雷摸摸自己花白的胡须,笑意满满的看向希尔洛恩。不出意外,年轻的暗夜精灵脸上飞起的红霞一直蔓延至长长的耳朵尖。

两年前,潘达利亚四周的迷雾刚刚散开,希尔洛恩跟随着联盟的飞艇一起来到了这块古老而神秘的大陆。

作为德鲁伊,她似乎天生就对花花草草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而这片新大陆上她以前闻所未闻的动物植物几乎是立即就让她为之沉醉。

难以抑制的好奇心加上路痴,最终使得德鲁伊在一次私自外出观察植物的过程中与联盟的大部队走散。更为不幸的是,她竟然碰上了自己的死对头——那个同样白发的血精灵术士。对方的混乱箭、暗影烈焰和穷追不舍的恶魔守卫让身为治疗者的希尔洛恩只有撒腿逃命的份。背后被绿色的火焰灼伤,全身上下因献祭法术而痛苦的燃烧。她匆匆给自己释放了几个回春术和快速愈合,在混乱中召唤出磷光石幼龙,飞上天空,庆幸着术士并没有赶紧杀绝的意思。

希尔洛恩的龙类朋友似乎也被血精灵术士的诅咒法术击中,没飞出去多远便开始摇摇晃晃,发出阵阵痛苦的嘶鸣,强撑着飞行一会后终于向下栽去。

德鲁伊和她的坐骑就那样,以一种非常不雅观的姿势——屁股朝天的那种——一头扎在老雷的茶园里,糟蹋了不少即将长成的上好茶叶。

年轻的暗夜精灵将自己从思绪中拉回。为这件事儿她没少被熊猫人调侃过。

“艾露恩在上!那只是个意外!”她羞红了脸,紧紧盯着自己手中已经冷掉的茶叶,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她轻轻晃动手中如光滑细腻的茶杯,原本沉睡在杯底的茶叶又轻飘飘的浮动起来,在水中翩跹起舞,如同达纳苏斯蓝幽幽的小精灵般在水中游走。

屋子里寂静无声,只有水滴从刚刚被洗净的茶壶中滴落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声音。红褐色的茶壶倒扣在桌上,映着四风谷的朝霞染上柔和的光芒。

她从没想过自己竟然这么快就会离开这里。两年的时光对于人类来说大概是段较为漫长的旅程,但对于暗夜精灵来说不过是无限生命中的惊鸿一瞥,转瞬即逝。

那日她直挺挺的栽在老雷的茶园里以后便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木床上。细腻的丝绸,和煦的日光,清新的茶香一股脑儿的全钻进她的世界,美好的让她几乎不想睁眼,就这么永远的沉睡下去。

后来,希尔洛恩与老雷熟识起来,她也知道了是熊猫人将她带回家,从老远请来织雾者为她疗伤。当希尔洛恩提出要支付医药费给老雷时,年迈的熊猫人只是笑着摆摆手,表示不用,如果执意要支付的话,干脆住在他这儿偶尔帮他打理打理茶园就行。

于是希尔洛恩便在四风谷西南面的这个不起眼的木屋中暂时安了家。时光仿佛扬子江缓缓流淌的河水,以它自己独有的方式在这片土地上自由漫步。她觉得大概自己伸出手掌,便可以感受这时光的模样。

碧绿的茶园,温柔的细雨,和煦的日光,翱翔的信天翁,风从远方吹来,拂动平静的茶树,细嫩的茶叶如海浪一般掀起一层层墨绿的波浪,沙拉拉的响声伴随着清新的茶香向木屋飘去。熊猫人爽朗的笑声,温柔的眼神,他宽厚的大手覆上暗夜精灵如月光般银白的长发,为她梳起在熊猫人中流行的发型…

艾露恩知道她是有多不想离开这里。

希尔洛恩举起茶杯,小饮一口。起先有些苦涩,但苦涩过后竟有种回味无穷的甘甜。

“说真的,如果我走了,你一个人难道不会觉得不习惯吗?”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把你从茶园里拖回来时我就知道咱么一定会有分别的一天。”熊猫人慈爱的看着年轻的暗夜精灵。“再说了,这么多年我都是独自一人生活,只不过是恢复原状罢了。”

希尔洛恩耳朵抖了抖,又耷拉了下来,看起来似乎失望无比。她的目光又重新盯向手中的茶杯,不再看向对面的熊猫人。

这时木屋外响起一声龙类的嘶鸣,接着是巨大的翅膀扑扇声—— 又有一只龙类停在了门外。

“希尔!该走了!时间不早了!”

被同伴呼喊的暗夜精灵慢吞吞的站起身,却迟迟没有推门离开。她犹豫了一会儿,突然转身,看向疑惑的熊猫人。

“你… 你会想我的,对吗?”

老雷因这没头没尾的话语愣在原地,随后他反应过来,眨眨眼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当然… 当然会想你,我的孩子。”

希尔洛恩长长松了一口气,她绕过桌子,俯身紧紧的拥抱住胖乎乎的熊猫人,将头埋在他毛茸茸的脖颈侧,轻轻的磨蹭着。熊猫人也回拥住她,像从前一样用手梳理着她柔顺的长发。

“看到新品种的茶叶要记得给我捎回来哦。”老雷在希尔洛恩的长耳朵边低声呢喃。

希尔洛恩点点头,按照她人类朋友的礼仪那样,吻了吻熊猫人的脸颊。

“那我走了。”

说罢,她轻快的走出这个生活了两年多的小木屋,向等候多时的朋友致歉,然后翻身跨上她的磷光石幼龙。

她扯了扯缰绳,巨大的龙类长啸一声,振翅冲向云霄。熊猫人低沉浑厚的嗓音卷着叮咛与祝福从后方传来。

“一路保重!”

希尔洛恩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但她没有回头,她只是伸出自己的手掌用力挥了挥,坚定不移的朝着远方飞去。

END


终于把这条鱼摸完了哈哈哈哈!
高三党简直实在用生命摸鱼。
不能上WOW就只能写写故事扯扯淡来安慰自己了,不过没能上线和吼少侠合影真是遗憾。
最后感谢你走到这里,听我把这个无聊的故事讲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