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mountain

总而言之是个贫乏无趣的网瘾少女

法拉X天使 几个小段子

1.
法芮尔总是会在任务结束回到总部后,特地绕一大圈远路,去医务室看看。有伤要去,没伤也强行要去。
以至于她出现在医疗室的次数过于频繁,常常被真·病患误以为是给安琪拉·齐格勒医生打下手的护士。

“下午好啊艾玛莉小姐。”和早已熟识的护士们回打了个招呼,她眯起眼睛在不大的诊所里搜寻起那抹亮眼而温暖的淡金色。
“齐格勒医生去仓库拿止痛剂了,大概等一下才会回来哦。”护士大概是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指了指旁边的空椅子,“你可以坐在那边等她回来。”

法芮尔老老实实地坐下,一米八的大个子挤在这张小椅子上确实有些委屈她。为了给来往的护士和病人让道,她不得不缩起她的大长腿,抱着头盔像个委屈的孩子。

她快要睡着了,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也驱散不了她的倦意。她刚下飞机就急忙赶来,甚至还来不及褪去布满灰尘的蓝色盔甲。法芮尔现在只想赶紧见见思念之人,然后倒在床上睡死过去。

“哎?你怎么来了?”法芮尔瞬间清醒过来,一个激灵站起身碰倒了身边的小方桌,桌子上的药瓶子噼里啪啦地滚了一地。
她古铜色的脸侧不自觉的泛起红晕,“对不起,我…”她感觉自己的手被金色头发的医生紧紧握住。
“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让你赶紧回去休息吗。”安吉拉仰头看着有些紧张的恋人。
对方沉默了一阵。
“我知道,我只是… 我只是很想见你。”法芮尔说着,紧紧拥住面前的医生。

2.
启动推进器,法芮尔跃上天空,用手中的火箭炮轰击着地面的敌人。
说不虚是骗人的,在空中是她最强大的时候,同时也是她最脆弱的时刻。看见敌人黑漆漆的枪眼对准她,却不能转身寻找躲避的掩体。
火箭炮巨大的冲击力让她的手臂有些发麻,背后的伤口隐隐作痛,而地面的敌人却越聚越多。她觉得自己快支撑不住了。

她准备降落。

“我在这儿,法拉。”温柔的声音在法芮尔背后响起。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金发的医生冒着危险飞上天了为她疗伤。
“我永远是你最强大的护盾。”感到身上的伤口在逐渐愈合,此时此刻,她仿佛所向披靡无所畏惧。

法芮尔嘴角微微弯起,没有再犹豫。

“天降正义!”

(法拉:这一波全场最佳如果不是我我就报警了)


3.
法芮尔从来不知道夏天原来可以这般动人。夏天在她的家乡从来就不是一个受人欢迎的词,肆虐泛滥的尼罗河,炙热毒辣的太阳,热浪夹杂着沙尘从沙漠卷席而来。她简直都不想再多回忆一秒。

而现在,她赤脚背着安吉拉漫步在伊利奥斯的海滩上,柔软的细沙混着海水漫过她的脚背,带着腥咸海水气息的海风吹拂着她耳畔挂着金色坠饰的发结。
金发医生闭着双眼趴在她的背上,双手搂着法芮尔的脖子,享受这短暂假期最后的宁静。

落日逐渐消失在海平线上,黄昏与黑夜抵死缠绵散落满空热烈的火烧云。法芮尔白色的背心有些微微汗湿,她放下安吉拉,让她面对自己,俯下身温柔的吻住对方。似有似无的酸甜在口腔里散开。

“柠檬味的润唇膏?”
安吉拉抬头看着法芮尔,狡黠地笑着点点头。



4.
“在这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看着小美一路小跑跑向马路对面的花店,法芮尔忍不住跟了过去。

“买花干什么?”
穿着便装的东方女人拿起手中不知名的花朝法芮尔晃了晃,“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突然想送花给查莉娅啦。”

“你别看她平时挺严肃,其实她超喜欢这种小惊喜。” 小美捧起一把白色的茉莉,递给店员包装。

白色的柔软花瓣拥着清晨的雨露,在潮湿氤氲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

法芮尔清楚,自己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呆板笨拙与不解风情。她对自己能和安吉拉在一起这个事实还有些恍惚,而自己除了在向她告白时送上亲手做的点心之外好像就再没动过什么礼物。

突然意识到事实的法芮尔有些懵逼。她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去补救一下这片空白。

她绕着不大的花店转了几圈,抓耳挠腮地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拿起了最显眼最传统的红玫瑰。如烈火般热情,如情欲般浓烈。

她对花语什么的一窍不通,生怕选错闹出笑话。红玫瑰是她唯一知道能表达爱意的植物。她拿起一朵嗅了嗅,浓郁的芬芳让她有些沉醉。

“希望她会喜欢。”她暗自想到。





评论(6)

热度(67)

  1. 一顆大花椒Undermounta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