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mountain

总而言之是个贫乏无趣的网瘾少女

昨天的深夜60分,今天中午才看到。遂上课摸鱼摸一发。
关键词【托比昂】【辫子】
有霍比特人梗和魔兽世界梗。

*****
莱因哈特走进房间的时候,托比昂刚刚睡醒从被窝里爬出来。
他幽怨的看着两米多的德国人,脸臭的像是发霉的鲱鱼罐头。
“又有何贵干,甘道夫?”

对方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锤子坏了,亲爱的比尔博。能帮我修修吗?”
他扬了扬手里的大锤,却不小心砸到了一旁的柜子上,里面的杂物乒呤哐啷地掉了一地。

托比昂沉默了。
他坐在床上闭上双眼,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努力压制住自己想要一个熔火核心肝死对方的冲动。

良久,他的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
瑞典人模仿着比尔博的语气酸溜溜的说:“噢,你碰坏我祖母留给我的花桌布了。”

随后莱因哈特的魔性笑声穿透了整个基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托比昂默默翻了个白眼。
妈的说好的德国人很严肃呢?

莱因哈特一屁股坐上木床,托比昂发誓自己绝对听到了床绝望的哀嚎。他生无可恋地看着对方。
“平时不觉得,这样看…你的胡子真多。”莱因哈特伸出手摸了摸对方散乱的,像头发一样浓密的白胡子。
托比昂一巴掌打开莱因哈特的手,没好气的说道。
“别碰我的小宝贝儿。”

这回换莱因哈特沉默了。
两个老爷子四目相视,尴尬是今晚的武汉市长江大桥。

“闪开闪开,我要起来了。还要修你的破锤子。”最终还是瑞典人打破了房中的宁静。
莱因哈特突然按住对方肩膀。
“我来给你编胡子。”

托比昂意外的没有反对。他看着莱因哈特宽大的手掌灵活的在自己的胡子间穿梭。
“还真没看出来。”
“看出来什么。”
“你还会编辫子这一手…”瑞典人沉声说道,“我是说,胡子。”

莱因哈特没有抬头,他仍专注着手上的工作。
“好歹我年轻的时候也很有魅力的,学这讨好讨好漂亮姑娘嘛。”

托比昂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

“你年轻的时候在干嘛?”莱因哈特直起腰,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在铁炉堡打铁吗?”
“还是在孤山挖金子?”
接着他又自顾自的笑了起来,魔性的笑声再次溢满整个基地。

托比昂摸着自己被变成蝴蝶结样子的胡子,发誓自己下次一定要制裁这个愚蠢的德国人。

“你懂个锤子。”他咬牙切齿地说。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