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mountain

总而言之是个贫乏无趣的网瘾少女

【麦藏】保洁小妹的目击报告

麦藏目击报告。
保洁小妹视角。
非常诡异的目击报告。

*****

我是一名普通的保洁小妹,做着普通的打扫卫生工作,受雇于不那么普通的守望先锋组织。
其实这个组织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神秘,外没有外界传的那么高大上。虽然都是英雄,但大家毕竟都不是神。脱去了光辉的外衣,大家都是会喜会悲会哭会笑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
当然了,凡人是需要恋爱的。

这在某些程度上给我的工作带来了一定技术上的困难。
为什么?
来,我们分析一下,恋爱是怎样开始的?暧昧的眼神与呢喃的低语。接着是紧紧相扣的双手和寒冷冬夜温暖的相拥。然后呢,我爱你如烈焰一般在相触的双唇间燃烧,灼伤万物。最后就是一些湿乎乎黏腻腻的不可描述的场景啦。

那在这最重要的最后一步里,什么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呢?
当然是套套啦!避免了喜当爹的尴尬和疾病的传播。
多么美好的发明…
去他妈的。
你天天在英雄们一片狼藉的房间里打扫卫生扫出大堆用过的套套试试啊?

讲道理,我比较喜欢打扫女寝。
各位女士的房间里总是干净整洁的,带着似有似无的花蕊的清香。甚至连垃圾每天都贴心的分类放好拿袋子装好放在门口。
感动,飞升,旋转,跳跃。
这个世界需要女英雄。

至于男寝嘛…
呵呵。

我礼节性的叩响麦克雷先生的房门。
“您好,守望先锋保洁部送温暖。”

门被轻轻拉开一条缝,接着是牛仔先生满是胡茬的脸。他看清来人后,侧开身子让我进屋。

我看着满目疮痍的房间沉默了一会。
沾满泥巴的皮靴,木地板上泥泞的脚印,烟灰缸里堆积如山的烟头,凌乱的床铺以及散落的脏衣服。
最显眼的还是床边躺着的几个用过的避孕套和干涸成一团的卫生纸。简直就是墙上的蚊子血,衣服上的饭粘子。
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牛仔先生似乎注意到了我的无奈。他尴尬的挠了挠头,讪笑道:“抱歉啊,昨天他才回来… 有点放纵。”
猝不及防地被喂了一脸狗粮,别说了我要静静。
顺便心疼一下隔壁的武士先生。
五个套套啊。
R.I.P

打扫完麦克雷先生的房间已经是3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我生无可恋的走出屋子却和门口的岛田半藏撞了个满怀。

“抱歉……”
手里满满的垃圾袋掉在地上,里面的垃圾争先恐后的滚爬出来。一个用过的套套以一种诡异的姿态从袋子里弹射起步然后落在了武士先生的脚下。

他伸向我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棕色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脚边的套套,像被周美灵小姐的冷冻枪冰住一般愣在原地。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接着武士先生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像黄昏天边的火烧云。他支支吾吾的看着我似乎是想解释什么。
“我…”
“他…”

我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收拾好地上的垃圾,用脚嫌弃地把不听话套套踢回袋子里。
岛田先生还傻楞楞地站在原地,估计是被突如其来的羞耻感冲刷了三观吧。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朝他投去同情的眼神。
“岛田先生,纵欲伤身啊。”

完了完了,我怎么感觉他的脸红到要爆炸了。



评论(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