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mountain

总而言之是个贫乏无趣的网瘾少女

Valhalla

 极其短小。

莱耶斯伸手,艰难的想要将贯穿自己身体的长剑拔出胸口,锋利的剑刃一丝丝划过他肉体的疼痛让他近乎晕厥过去。但这银剑实在是太过于漫长,穿过他的胸膛深深地插进泥泞的土地中,将他钉在原地。

他的身体不停地变化着,即使是浓郁的黑雾也无法愈合这过于狰狞的创伤,砂砾与泥土随着烟雾裹进他的身体,硌的他生疼。

远处有脚步声传来,他挣扎着抬头望去,却绝望地发现是该死的英国佬举着圆盾向他一步步逼近。

他自暴自弃地瘫在原地。

“死神也有命数将近的一天,不是吗。”


然后他听见铁与肉体碰撞的响声。

再次抬起头,正好看见英国佬的躯体在他面前轰然倒下,露出背后金发女人的身影。她收起沾满鲜血的长剑放回腰间,逆着夏日刺眼的日光缓缓向他走来。


莱耶斯从来不相信神的存在,村子里的祭祀活动从来不见他的影子。他始终顽固地认为那些虚幻的东西都是扯淡,唯有自己的利刃才是唯一能够相信的真神。


“英灵神殿是不会收留你的灵魂的。”祭祀对他说。

“去他妈的瓦尔哈拉。”


但现在。

莱耶斯突然发现自己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金发女人背后巨大的金色双翼比极夜里的流淌的北极光更为震撼人心,他想起之前雕刻在墙壁上的神话。

神父奥丁。雷神托尔。世界之树。尼德霍格。挣脱枷锁的芬里尔,耶梦加得掀起巨浪。诸神黄昏的钟声在他耳边回响。

还有骑着骏马的女武神。


瓦尔基里。

他听见自己喉间挤出破碎的单词。


女人不顾泥泞与血液的肮脏,在他身边单膝跪下。她抽出莱耶斯胸口的长剑,随手扔在一边。

飞溅的鲜血染上脸庞和金色的发丝,但她似乎并不在意。


莱耶斯感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视野在逐渐褪色,模糊,胸口的伤口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血液,染红了身下的土地。

“来送我去约顿海姆的吗。”他用自己最后的力气调侃道。


女人轻轻笑了笑。

她俯下身在莱耶斯的唇上印下一吻。

“瓦尔哈拉殿堂才是你的归宿,我的勇士。”


*****


女武神天使X维京战士莱耶斯。

*瓦尔基里作为指引者引导阵亡英雄的灵魂进入英灵神殿之前会亲亲哦。


我的天使买了瓦尔基里的新皮肤,好看到炸。

这不是你战场上不奶人只拿手枪biubiubiu的理由。




评论(3)

热度(60)

  1. voland444Undermounta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