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mountain

总而言之是个贫乏无趣的网瘾少女

生活不仅仅是眼前的苟且

※ 麦藏/R76

※ 现代日常AU,设定大概就是 

   半藏是自由写手,麦克雷是普通白领,两人已进入老夫老妻同居模式。

   R76两人住在隔壁,跟麦克雷一个公司

   小美是半藏的编辑,温斯顿是麦克雷的上司

※ 近日沉迷OW竞技模式,文笔直线下降为小学生水平,请谨慎阅读。


1.

麦克雷发誓今天是他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没有之一。
早上醒来生无可恋地发现时针直逼八点,自己小心翼翼的摸起床尽量不把还在熟睡的半藏吵醒。下楼狂奔至停车场结果发现没带钥匙,没办法只能匆匆拦了辆的士,结果路上堵的像隔夜的稀饭,在时钟刚刚顿在九点整的时候踏进公司大门。最糟的是自己一抬头就看见自己顶头上司温斯顿在二楼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
完了,这个月奖金又走远了。
他认命似的把包甩在椅子上,开始一天无聊的工作。好不容易等到五点,眼看着就要回家吃饭了,结果温斯顿路过时递给他一个文件夹,冷冷的丢下一句:下班前给我。
邻桌的莱耶斯幸灾乐祸地笑出声。
杰西·麦克雷想要日天。

走出公司时已是星光漫天,麦克雷慢吞吞地随着刚开始夜生活的年轻人踏上地铁,脸色苍白头发凌乱,活像一事无成、刚刚被炒鱿鱼的大叔。
这时他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咕叫了几声,引来其它乘客不算友善的目光。

也不知道亲爱的有没有给我留饭。


2.

麦克雷推开家门,却惊恐的发现家里漆黑一片,半盏灯都没开。
他在短短三秒之内飞速设想了十几种可能出现的情况。


没有给半藏发短信说自己加班导致他生气回娘家了

不可能,亲爱的不会在意这些事。

半藏去找周美灵对稿子了?

也不可能,他们一般都约在中午。

难不成被绑架了?

完了,他那么好看,又那么有钱,一定是这样。


他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阳台旁边的吊灯悠悠地亮了,半藏躺在藤椅里,手轻柔地挠着猫的下巴,灰白花纹的肥猫蹲在半藏腿上,喉咙里满足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我还以为你又跟同事出去打牌了。”

麦克雷讨好似的蹭过去,在半藏的黑发里落下一吻。
“没有没有,我这不是加班嘛…”
日本人抬头白了他一眼。
“饭在锅里,菜在桌上,你要是觉得凉了就热热再吃。”
“嗯。”
半藏把猫抱起,放在一旁的猫爬架上,“吃完记得把碗洗了。我先去洗澡。”
回应他的是麦克雷狼吞虎咽的吱唔声。


3.

半藏洗完澡出来时,饭桌旁已没有人影,只剩泛着油光的空盘子和饭碗杂乱的留在桌上。
他皱皱眉头,有些恼怒。
眼神望向客厅去寻找麦克雷,却发现对方已经瘫在沙发上进入梦乡,轻微的鼾声和着窗外聒噪的蝉鸣起起伏伏。

好吧这一次就放过你了。

半藏凑上前,蹲在麦克雷身边。
“杰西,去床上睡。”
没有动静。
“杰西。”
回应他的依旧只有呼噜声。
  
  半藏无奈地长叹口气,伸手一颗一颗地解开麦克雷的扣子,费劲的抬起他的手臂,将麦克雷浸满汗渍的白衬衣脱下,给他换上他最喜欢的红格子睡衣睡裤。
  嫌弃地将他的换下来的衣服裤子丢进脏衣篓里,半藏转身回房抱了床毛毯出来,抖抖铺开给棕发男人盖上。
凝视着对方毫无防备的睡颜,半藏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在对方额头上轻轻吻了吻,随后关上灯任对方沉沉睡去。



4.
  半藏养了只猫,就是前面提到过的那只,刚跟麦克雷同居的时候从外面捡回来的,灰白混杂的毛和瘦瘦尖尖的脸看起来很不讨喜。
半藏带着这货回家的时候,麦克雷情绪激动的表达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你都不事前通知我一下?”
“… 现在你知道了。”
“不行,我不同意,要么他滚要么我滚。”
“好吧。”半藏无奈地拉开门,“你滚吧。”
麦克雷感觉自己宛如一个智障。

于是这只猫就这样名正言顺的住了进来。
半藏给他起名叫源氏,岛田源氏,对跟他弟弟同名。
源氏本人也情绪激动的表达过自己的反对意见。
“给一只猫起我的名字,你真的是我亲哥吗??”
“你太闹腾了,他这么安静又听话,正好让我平衡平衡有点心里安慰。
源氏与源氏喵对望一眼。
“他哪里听话了。”
半藏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将手伸到源氏喵的肚子底下开始搓揉起来。
“他让我摸咪咪,你行吗?”
岛田源氏感觉自己宛如一个智障。



5.
麦克雷在午夜时分回到家,鬼鬼祟祟的,手里牵着跟绳子。
刚踏进家门就看见揪着小辫子的半藏正呼哧呼哧地吃着宵夜。
看清麦克雷手里牵着的是什么之后,半藏一口面条呛在喉咙里,老脸憋的通红。
麦克雷赶紧上前,轻拍着对方的后背,“见到我这么吃惊嘛哈哈哈。”
半藏剧烈咳嗽之余还不忘比个中指,待气息平复之后,右手指向蹲在地上伸着舌头哈气的黑毛猎犬。
“解释一下。”
“莉娜家那条狗生了小崽子嘛,你知道的。这是最后一只,送不出去。”麦克雷眼神飘忽,“我看挺可爱的,就牵回来了。”
半藏面无表情的盯着麦克雷,后者在凌厉的眼刀下感到有些头皮发麻。
“这个家里,只能养一只畜生,你可想清楚了。”黑发男人缓缓开口。
麦克雷略带歉意地看向源氏,却被半藏的轻咳声带回目光。
“别看着源氏,我没说他。”
日本男人直勾勾地盯着麦克雷,眼神灼热仿佛正午的艳阳,“你和狗,二选一。”
麦克雷绝望的哀嚎。
说好了做彼此的天使呢?

然而这只狗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毕竟高潮中的半藏智商会暂时下限。
在半藏点头答应的那一刹那,这大狗扑进半藏怀里,结结实实地糊了他一脸口水。
半藏顺手拿起麦克雷的白衬衫,擦干净了脸上的狗口水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6.

麦克雷给这位家里的新成员起名为加比,跟隔壁住着的他的黑皮肤前上司同名。
吃完晚饭后,麦克雷兴致勃勃地牵着加比下了楼,在院子里溜达了半天,假装和饭后日常散步的莫里森和雷耶斯来了个偶遇。
棕发美国人友好地和莫里森打了个招呼,刻意无视了一旁莱耶斯写着快滚两个字的臭脸。
“这狗挺好看啊,叫什么?”
“加比。”
“啊?什么?”
“我说,这狗,叫加比。”
莫里森原地沉默了十秒,他身旁的莱耶斯也是,三双眼睛同时盯着加比汪,让它觉得菊花一紧。
十秒过后,莫里森发出一串极为魔性的笑声,穿透力之强,连在7楼洗碗的半藏都听得一清二楚。
莱耶斯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前下属。
“你完了。”


7.

第二天傍晚,麦克雷一下楼就看见那显眼的黑皮肤站在拐角处静静地抽烟。
看见麦克雷,莱耶斯立马满面春风的迎了过来,手里牵着根绳子。
一只浅棕色的柯基老老实实的蹲在他脚边,耷拉着耳朵看着棕发男人。
莱耶斯满意的吐了口烟圈,下巴朝麦克雷扬了扬,对自己的爱犬说:
“来,杰西,叫叔叔。”


8.

麦克雷是被加比吵醒的。
准确来说,是加比的舌头。
粘腻的口水糊在脸上让迷迷糊糊的他一阵恶心。
麦克雷推开狗脸,伸手摸像床头柜上的闹钟,半眯着眼睛瞅了一眼。
“妈的。”
他绝望的发现才清晨6点不到。
黑毛大狗在床边期待地看着麦克雷,疯狂的摇晃着尾巴,一脸: 我要开大了赶紧带我下楼 的表情。
“别闹,你再憋会儿。”
加比见主人这样敷衍了事,极为不满的对着麦克雷的耳朵大声嗷嗷起来。
“加比,别瞎JB乱叫,睡觉。”
“学学你源氏哥,多安静。”旁边的半藏幽幽地开口。
名为源氏的猫卧在半藏脚边甩了甩尾巴大概是表示赞同。
加比又叫了几声。
麦克雷踹了踹旁边半梦半醒的半藏,“你带他下去。”
“唔… 你儿子,你管。”
“他也是你儿子。”
“我不管,你带他下去,要不然晚上不给操。”


我他妈还能说什么。

麦克雷老老实实的套上自己的花衬衣,牵着加比下楼。
大黑狗的爪子欢快的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9.

在楼下,睡意惺忪的麦克雷碰上同样睡意惺忪的莱耶斯。
“下来遛狗啊。”
“嗯。”
“好巧。”

“呵呵。” 


生活不仅仅是眼前的苟且,还有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给狗洗澡给猫剪指甲。


也许会继续:)




评论(27)

热度(341)